病人为中心大部分医院写在经营理念中,这个精神代表医疗服务、医疗照护提供者与病人三者的互动,病人参与是近年倡议的重要议题,但如何落实较少被提到。

多年前李明亮教授从慈济大学到卫生署当署长时,曾说他最想做的事是民众教育,我当国民健康署署长,便一直希望把病人为中心落实在医学教育与健康服务上。

医策会在前一版的医院评监中,第一次把医病共享决策(Shareddecisionmaking,SDM))列入指标,SDM是一个合作过程,让病人与医疗提供者共同做出医疗决定,这个决定是运用医学上证据,加上病人的价值观与选择,执行共享决策并不是目的,真正的目的是要病人得到更好的医疗结果。

医疗提供者是临床上的专家,但是病人有个人经验,在考虑各种选择后表达个人的期待,与医护人员讨论后作出决策,真正达到以病人为中心的目的。我们常用3E作为病人决策的依据,包括了:一、最佳研究证据;二、临床专家经验;三、病人的价值与期待,考虑3E的交集,才是最符合病人的选择。

对病人来讲,有时候一个最好的决定非常困难,决策辅助工具可以帮助病人与医师讨论,协助病人更了解临床状况,同时澄清个人价值与喜好。辅助工具可以是单张、小册子、影片或网络工具,辅助工具不是建议病人作选择,或是推荐哪一个选择,而是协助病人充分了解后,根据自己的价值与医疗提供者一同作决定。

2017年8月,为SDM的推动,赴美国MayoClinic(梅约诊所)参访,这次参访,让我对SDM有新的了解。SDM是协助与病人沟通的工具,而不是单纯提供知识,发展是从病人的问题开始,了解病人需求,包括访谈与观察,下一步才是以实证回答病人问题;反观国内过去推动SDM,是先以医师想要病人知道的问题开始。所以2018年开始,政府鼓励发展的SDM,必须经过病人需求的探讨,从病人角度作为SDM发展的方向。

SDM只是工具,医护人员是否愿意或正确运用才是关键,一次以SDM办理医师继续教育,主持人黄富源教授便指出:观念很好但很难执行。台湾医师忙到没有足够时间与病人说明,这可能是部分事实,也可能是藉口,发展SDM工具与团队合作,更能帮助短时间内医病有效沟通,达到病人参与决定的目的。

另一影响病人参与的因素为健康识能,SDM是一种工具,健康识能则是一种能力,健康识能不足限制了健康资讯的有效散布和理解。根据国内外调查显示,低健康识能盛行率约3成至5成,就是10位成人有3到5位对健康讯息的理解与应用有困难,可能听不懂医生对病情的解说、医疗人员口头指导,看不懂医疗指示、卫教单张、不知如何提问等进而影响自我照护以及医疗决策的能力。

以病人为中心、让病人参与,不只是一个理想或口号,更应落实在每天的临床工作,回应到李明亮教授的期待与赖其万教授努力推动的医学人文,相信在台湾推动SDM与健康识能,把尊重病人的重要理念,引导出具体的进行方式。

(作者王英伟为国民健康署署长,本文转载自元气网医病平台)

●健康名人堂邀请国内外医药公共卫生专家分享健康观点与视野。